成功源自点滴!马克·塞尔尼和他的PS4诞生前夜的挣扎

成功源自点滴!马克·塞尔尼和他的PS4诞生前夜的挣扎

   在六月份PS4继续领跑主机市场,成为次世代主机中的佼佼者。在创造了索尼旗下主机最快的销售速度后,经过半年多的时间,PS4在销量上已经大幅度领先最大的竞争对手Xbox One。

   尽管现在断言胜负还为时过早,毕竟哪怕索尼历史上最成功的主机PS2,也是在诞生两年后才奠定了胜利基础。而时代的变化,让PS4要宣布自己取得胜利变得更加有难度,哪怕对Xbox One取得优势,也不意味着这就是赢得胜利的答案。但至少现在回顾索尼在PS4诞生之前所做出的一些努力,我们会意识到索尼对这台主机报有的期望,或许同样也是绝无仅有,他们确实迈出了有力的一步。

   PlayStation4的艰难决定是如何做出的?

   当安德鲁·豪斯(Andrew House)被指派为PlayStation品牌的主席兼集团CEO时,他发现面对即将到来的PS4,他需要做很多财政上难以取舍的选择。在他就任之时,PS4硬件的开发面临着十字路口,其中有着许多重要的决定都将决定PlayStation这一品牌的未来。

   PS4总设计师马克·塞尔尼(Mark Cerny)或许是索尼历史上最不凡的“临时工”,当初选择他来接任这个职位是个不同寻常的选择。用塞尔尼自己的话来说,这个安排“超乎寻常”而且“很疯狂”。不仅仅是说他作为一名软件人要去管理硬件项目。而且他是家在洛杉矶的美国人,离东京总部和日本的工程师团队有5500英里的距离。

   不过索尼最终选择信任马克·塞尔尼和他的团队,他们从全世界聆听建议,充分利用索尼所有游戏工作室的条件来努力打造这款新主机。PS4的硬盘是整个团队最为摇摆不定的选择。“硬盘是很贵的,而且你不可能把一大块硬盘塞进主机里。”塞尔尼表示。闪存式硬盘也是一种可能的选择,但索尼并不喜欢这个想法。

   豪斯接手主席职位时,这是最急需做出决定的问题,同时也是他为PS4做出的第一个重大选择。他从不同的角度思考了每个人提出的意见,最后决定投资十亿美元,保证每台PS4主机都装配了硬盘驱动器。

   “我们开始收到许多反对意见,说这样一来就根本不算是一台主机了,”豪斯说,“不过最后我们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。”而下一个重大的选择是:PS4主机的内存到底应该是4G还是8G?

   “事实上,最早我们甚至想的是到底是2G还是4G。”塞尔尼说,“但开发者告诉我们需要4G。最后我们选择了8G,是因为我们不希望开发者在制作游戏时担心内存不够的问题。但这也让成本变得更贵了。”

   没有样品的展示工作

   上面只是PS4开发问题中的一个缩影,豪斯承认:“我们当时在权衡各个问题的优先权,许多关于PS4的思路源自我们对PS3的经验。有时候这些优先项目会彼此冲突。”

   “我们希望能够建设一种平台,其中包括多种多样的要素,而不仅仅是在某一个分支市场占领一席之地。”他补充说,“我们还要考虑开发的难度问题,在经历了PS3上所发生的一切后,这对我们非常重要,不用说,这又是一个让我夜不能寐的问题。”

   最终豪斯做出了决定,为了让PS4成为尽可能优秀的硬件平台,花费数十亿美元是值得的。如果能够在市场竞争中取胜,更大的主机销量可以部分弥补在这方面的开销。

   “对我来说非常明显,有些东西是不得不放弃的,我很高兴,需要做这决定的并不是我!”塞尔尼笑着承认在这之后还有着很多重大决策,比如,是否要在主机里添加上摄像头。“摄像头作为单独的硬件配置显然更为合理,没必要将它捆绑到硬件上。”

   “当财政存在压力时,这样的决定会更有意义。”豪斯说,“但这也让我从消费者的角度重新考虑了一下。对消费者来说,主机可以加装摄像头这一选项并不是负面的影响——这为他们提供了选择。”

   PS4的某些具体环节也让豪斯几经犹豫。当公司发布PS4的时候并没有展示完整的主机,许多人认为这种行为多少有些蹊跷。

   “说实在的,我想我们当时多少还没有完全准备好。”豪斯说,“对我们来说这事是非常自然而正常的。当时人们都说主机已经发布了,而事实上还没有,这对我们工作的步调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。我们开始反思,之前是怎么处理这些情况的。”

   在这样的局面下,决定主机本体的设计方案也是优先度很高的工作了。在拒绝了一种方案之后,设计人员又提出了五种备选方案。豪斯将选择的范围缩小到了两种,然后按照这两种方案做出了样机,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坐了整整一个星期研究这两台样机。

   最后他决定了用其中的一台在E3上向全世界展示,这也许是最让他自豪的一件事。

   PlayStation的未来

   “我们认为娱乐形式发展的方向有两到三种潜在的可能,”谈到PlayStation及电子游戏整体的未来,豪斯这样说道。

   其中之一是游戏直播,就像你们所期待的那样。“我们拥有Gaikai和PlayStation Now,目的 就是在于观察那些内容的分布方向。”他还提到,“我在音乐上也投入了很多的注意力……我们不希望被未来所左右,而是希望做先行者——在PlayStation Now上,我们就是在做这样的尝试。”

   传感技术则是豪斯相信会为游戏的未来下定义的又一项科技。“我想我们很快就可以看到许多这样的传感装置出现了。”他说,“我想这些装置所带来的影响,在下一代游戏中会起到相当大的作用。”

   塞尔尼则补充说:“我并不认为我们可以预测六、七年之后发生的事。但我想无论未来情况会是如何,我们所共有的企业文化都可以为之做好充分的准备。”